许友根:一以贯之育桃李

发布者:ghadmin发布时间:2017-05-24动态浏览次数:13

2017年4月10日,教科院党总支副书记魏哲峰在QQ说说上记录了一段与学生的对话:“丫头,这么早到教室?不先去吃早饭嘛!”“去占座。”“占前面的还是后面的?”“当然是前面的!” “真的?”“真的!”“什么课?”“中外教育史。”“谁上的呀?”“许友根老师!”魏哲峰感慨:谁说学生上课都是由后往前坐,低头玩手机呢?

其实,学生的表现是跟老师的魅力是成正相关的。谁让许友根是“盐师根叔”“教科院男神”呢?

一节课:授业解惑更传道

4月1日8点47分,记者来到主楼A507,老师不在教室,学生们有的在轻声交流,有的在看书。跟班长讲了自己的意图——听许老师的课以便更了解许老师。班长很开心,“许老师很好的,他的中外教育史很有意思呢”,便找人帮忙到隔壁教室搬桌椅。

这是教育全科实验班161班和162班合上的大课,一共60人,标准教室正好坐得满满的。

8点53分,许友根走进教室,在讲台前整理讲义。

8点55分,上课铃响,许友根开始讲课,内容是“北宋三次兴学”。第一次兴学是范仲淹主持的庆历兴学。

“同学们,你们知道范仲淹的名句吗?”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是的。范仲淹是这样说的,这样写的,也是这样做的。范仲淹跟我们盐城大有渊源,范公堤、范公路都是为了纪念他。当年,他只是小小的西溪盐官,但他本着一颗为民做实事的心,为当地老百姓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好事,最重要的一件是重修捍海堰……所谓伟人,就是努力地为百姓为国家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并不断尝试突破自己能力极限。”

……

“第二次兴学是王安石主持的熙宁兴学。给大家一分钟再看一看书,我请一位同学讲一讲王安石的‘三舍法’的精髓。”

“吴影凡同学,请你到讲台上讲一讲吧。”

“胆子大一点,不用照着书读,用自己的语言讲出自己的理解与体会就可以了。”

“很好!我们将来很多人是要做老师的,而且我们是实验班,我们要尽早地体验教书育人的感觉。”

……

9点40分,下课铃声响起,许友根正好讲完“三次兴学”,宣布下课。

整节课既有许友根的娓娓道来,又有同学们“我口说我思”;既有许友根的适时引导,又有同学们的“讲台初体验”。课后跟许友根交流,谈到他用了将近8分钟介绍点评范仲淹时,他说:“我们学生的年龄在18到20岁之间,正是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形成的关键期,需要为师者利用一切机会不断引导他们靠近、接受积极向上的观念直至形成科学的理念。介绍范仲淹便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希望同学们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中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

一本书:博览细读自有得

教育全科实验班正在传阅着许友根的《唐代状元研究》。一直没看到书的曹飞帆三番五次地建议班长王熠再向许老师多“求”几本书,王熠有自己的想法:“虽然许老师说,只要我们喜欢他的书就可以找他要,但不好总去打扰许老师;再说书非借不能读,可以激发同学们的读书兴趣,也会让大家读得更深入透彻一点。”

王熠和另一位同学记得去找许友根拿书时,许老师甚是欣慰,说:“你们喜欢读就继续读,不喜欢读也可以还给我。因为我讲的内容有一部分就是书上的,上课来不及细讲。”他们回忆道:“当时,许老师爬到椅子上,踮着脚尖到书柜里找书,想到他已过花甲之年,真有点担心他会摔下来呢。”

许友根崇尚古罗马教育家昆体良的教育思想,一直跟学生们强调:“教师应该是一个知识全面的人。应该尽可能地博览群书,没有什么知识对教师来说是没用的知识。”许友根告诉学生,自己读大学时和工作之后几乎读遍了学校图书馆所有文史哲方面的书籍。课堂上的许友根,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被学生仰慕,“学问高深”、“温文尔雅”、“谈吐富有哲理而又不失幽默”、“文化底蕴深厚”……是学生们对他的评价;这样的许友根,他开出的书目,也让学生信服,学生们在阅读的同时,还认真的做了读书笔记。

一条经验:善用自尊重规则

从教近40年,许友根对待学生的重要经验是建立规则加善用自尊。比如学生课堂吃早餐的状况,让很多老师头痛不已,当然也有老师不在意,但是许友根将其作为教育的契机。

第一次发现有学生课堂吃早餐时,许友根会拿出五分钟甚至十分钟让学生吃早餐。然后跟学生约法三章:“吃早餐可以理解,但在上课时间吃早餐是不合适的。如果我现在上课,我一边吃早餐一边上课,你会怎么想?同样的道理,如果你是老师,甚至是小学一二年级的老师,你会面对着学生一边吃早餐一边上课吗?再假设,如果你是老师,你的学生在吃早餐,你会怎么样?……希望以后早饭吃早一点,至少不要在上课时吃早餐。”

第二次少了,但是还有,这就是规则还没有内化于心。许友根还会等五分钟。

第三次极个别的还有。许友根仍然等五分钟,因为事不过三。

如果有第四次,许友根会说:“我仍然允许你吃早饭,但是,我会请你说明,今天早上把早饭带到这里吃的原因。”

“我在好几个班级都实验过了,我从没有等过第四个五分钟,因为学生的规则意识是可以建立的,因为学生是有自尊的。”许友根解释道:“这不是我的创造,是孔夫子的教育思想啊!孔夫子说的‘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指的是规则;运用同情心原理,从不同的立场、角度,让学生感受‘课上吃早饭’的不妥之处,进而激发学生的自尊心,这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孔夫子的‘导之以德,约之以礼,有耻且格’。”

一席话:德才双全方为师

许友根是受学生欢迎的老教师,是教育史的专家,是教学督导组成员。关于教师教育、师德建设,他有着自己独到而深刻的见解。

“爱孩子,这是老母鸡也会做的事情。可是,要善于教育他们,这就是国家的一件大事了,这需要才能和渊博的生活知识。”这是高尔基的名言,也是许友根很欣赏的一句话,他认为:爱学生、关心学生只是对师德的浮浅要求,如果不提升师能、提高师艺而单纯强调师德培养可能会让师德建设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他认为:师德从广义上讲包涵了不断提升专业素养、教学能力的内容。一个教师教学很差而师德很好,这绝对是一个悖论。师德从狭义上讲是教师的道德品质或道德素养,是无形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的,只有把它落实到行动上才能考量,具体说就是以知识、能力、技艺等方面为基础进行考量才能让师德建设落到实处。

他说:“一个真正优秀的教师应该是用自己丰富的知识去充实学生、用自己的行动去影响学生,并最终把学生培养成一个合格的人才。”他说:“我不主张树立这样的观念:一个所谓师德高尚的人,却在知识层面、技能层面很一般。”

作为教学督导组成员,他每年要听几十节课,当他看到有的课堂师生各行其是、互不“干扰”,他就着急,这种课上得有什么意义?他觉得,出现这种课堂的根源在于将师德与师能师艺割裂开了,过度而空泛地强调了师德,而相对忽视了师能师艺,没有以师能师艺为基础来提升老师整体素质。

他说,师德师能师艺统一体可以由教师职业导向其他职业,对其他职业而言,就是德与才的统一。他引以为傲的是,他在教育科学学院院长任上花大力气抓师范生的基本功,成效显著;他倡导了以职业需求为导向的生涯规划教育,让众多盐师学子受益匪浅。

一本相册:师生情浓感人深

在许友根的办公室,有一个抽屉专门放着他与学生的毕业合影的像册。翻看照片,许友根由年轻到年老,不变的是环绕在他周围学生笑脸上的青春。当学生返校时,许友根会和学生们看着以前的照片回忆他们共同的大学记忆。

    “每年学生拍毕业照时,平时跟我几乎没有交流的学生,都要在那边排队来和我合影,有时甚至会影响集体合影,这让我既开心又有点惭愧”,许友根说,“开心的是,我认为这是学生对我的肯定,惭愧的是,我做得还很不够。”

2014年底,许友根突患重病,而他指导的三位学术型研究生、三位教育硕士和十多位本科生正值学位论文写作的关键时刻,为了保证学生写好论文,顺利毕业。许友根坚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指导学生。2015届吴珊珊说,因为住院,许老师让学生通过电子邮箱和他联系,学生们给他发邮件,12小时之内一定会得到许老师对论文给出详细修改意见的回复。身体康复一点后,他约学生面谈,以便更好的指导学生,期间他从未提过生病的事。提到这场病,他说:“据医生说现在是没事儿。这跟领导的关心、医生的治疗有关,但肯定也跟我自身的环境有关系。我感到很享受和学生在一起的感觉:师生相得,自在自如。”

半载授业一生师。许友根一直关注着自己的学生,比如:高玉会,这位中师三年转本科的学生,毕业后在上海工作,很快成长为学校骨干,但是他并不满足于得到一份安稳的教师工作,认为这并不能实现他的理想,然后他应聘到了浙江一民办幼儿园做园长助理,很快适应工作并升任园长,随后他又去邻县一幼儿园当园长。许友根一直关注、关心高玉会的职业成长。像高玉会一样毕业后发展很好的学生,许友根一口气说出很多:张星星、左冬瑤、张准……,可以说高玉会等同学职业生涯成长的每一步都凝聚着许友根的心血与智慧。

就在今年元月,许友根已经办妥退休手续,但他依旧活跃在课堂上,活跃在学生间。

一个心愿:长驻杏坛育桃李

1978年9月,许友根考入江苏师范学院盐城分院,即后来的盐城师专;1981年1月1日,许友根毕业留校任教;之后除了到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做访问学者外,他这37年一直都在盐城师范学院任教工作。

现在的许友根已卸任教育科学学院院长。他的生活依旧丰富多彩,又多了从容不迫。他喜爱教书,有一周4节的教学任务;他有科研兴趣,还有些科研任务,每年会发表三到五篇的文章;作为督导组的一员,他时常走进教室听课评课;他喜欢拉二胡,喜欢唱歌,经常以歌会友;他每天会锻炼走路不少于8000步……

即将离开心爱的讲台,许友根说,他有一个心愿,希望学校能创设一个以教授和博士为主体的、面向全校学生的咨询室,搭建学生与教授、博士面对面交流的平台,因为很多学生相信教授、博士的知识水平、成长阅历,并希望能从他们那儿获取成长的经验与指点。他说,这个咨询室的工作人员可以聘请在职或退休的教授、博士来主持,一个学期参加一次这样的活动应该是可行的。当然不能作强制要求。

在许友根看来,培养学生在课堂,但这个课堂应该是广义的,凡可能对学生施加影响的场合都是课堂;他会退休,但教书育人不会退休。

2015年底,学校举办为好老师点赞活动,许友根走上领奖台时,他说:“面对学生,我一直在换位思考,假如我是学生,假如我是学生的家长。这是我上好每一堂课、认真对待每一个学生的‘原动力’。对每一个学生的成长成人成才负责,是做老师的天职。”这段话简单朴实,却是许友根37年教书育人的真实教学坚持。

教育科学学院党总支书记刘强评价他:从教37年,他滋兰树蕙,呕心沥血;教书育人,甘之如饴;以身作则,勤勉敬业;心系学生,如履薄冰。他学高为师,笔耕不辍;为人友善,温文尔雅,创造了师生和谐相亲的典范。